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这片真猛,一看一个不吱声

时间:03-2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59

这片真猛,一看一个不吱声

本文作者是撰稿人@荷尔蒙幽灵‍‍‍‍‍‍‍ ‍‍‍ 栖息在电影里,让人心安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‍3月即将结束,月末“上新”的电影依旧精彩。时隔3年回归的怪兽大片续作《哥斯拉大战金刚2:帝国崛起》、豆瓣7.9分的“生命三部曲”终章《我们一起摇太阳》以及国产口碑喜剧《银河写手》都值得关注。此外还有一部海外高口碑“神作”——本周五上映的法国电影《坠落的审判》。去年的戛纳电影节上,此片一举击败韦斯·安德森、是枝裕和、肯·洛奇等名导新作,摘得金棕榈大奖。导演茹斯汀·特里耶成为继简·坎皮恩 (1993《钢琴课》) 、朱利亚·迪库诺 (2021《钛》) 后,第三位拿下金棕榈的女导演。茹斯汀手捧金棕榈戛纳之后,《坠落的审判》又陆续斩下欧洲电影奖最佳影片、金球奖最佳非英语片、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等280多个全球大奖。影片豆瓣评分8.5,烂番茄新鲜度96%,MTC专家评分86,获“必看”标签。《滚石》杂志认为此片是一部反浪漫的杰作;《好莱坞报道》则称赞此片认真地讲了一个危险的故事。奖项及口碑加持下,影片以620万欧元 (约合4800万人民币) 成本,已斩获全球票房3400万美元 (约合2.4亿人民币) 。相信不少影迷对本片故事已有所了解。片中,一对作家夫妻带着儿子共同生活在法国阿尔卑斯山上的木楼中。丈夫塞缪尔是法国人,妻子桑德拉是德国人,儿子丹尼尔在4岁时因塞缪尔的失误导致视力障碍,一条名叫梅西的导盲犬始终陪着他。故事起始于塞缪尔坠楼身亡,封闭环境下,妻子桑德拉成了这起坠亡事件的最大嫌疑人。法庭上,控辩双方展开激烈辩论,多位证人轮番出席庭审,试图还原事件真相。随着审判深入,这个三口之家内部的郁结“病症”也逐渐被剖开。不同于一般男强女弱、男外女内的传统家庭,这个家中,丈夫是那个事业不精、操持家务的角色,妻子则一直保持稳定的写书、出书频率,对家务的操持相对较少。这种“性转结构”使丈夫濒临抑郁,他不得不靠药物维持精神稳定,并曾尝试自杀了事。那么这一次的坠楼,到底是丈夫的再次自杀,还是纯属意外?抑或是妻子的失手误杀,甚至蓄意谋杀?儿子丹尼尔因视力障碍,无法看清父母之间的争执动作,案发前家中震天的音乐又让丹尼尔很难通过声音辨别事情原委。梅西倒可能看见了真相,但它只是一只狗狗,无法与人类沟通。此时,一段案发前夫妻争吵的录音被呈上法庭。这段由导演茹斯汀反复琢磨、修改了60多遍的争吵戏,冲击力不亚于《婚姻故事》 (2019) 中“寡姐”斯嘉丽·约翰逊和亚当·德赖弗那段互咒对方死亡的夫妻争吵。它虽未点明坠亡事件真相,却触及了这段婚姻问题频发的根源所在。即婚姻需要双方在一定程度上牺牲自我,以维持夫妻关系及家庭运转,那么谁来做牺牲更多的那一个?《婚姻故事》家庭、法庭之外,大众对此事走向的期待也是影片额外想探讨的内容。比如片中媒体便如此评论:其实 桑德拉 杀死丈夫的说法,比她丈夫自杀的说法,更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力。影片对夫妻关系的探讨,以及大众对名人婚姻的猎奇心理,也令人联想到《坠落的审判》创作幕后。这部电影的剧本由茹斯汀和丈夫亚瑟·哈拉里共同撰写。亚瑟也是一名法国电影人,他曾执导《黑钻石》《小野田的丛林万夜》等片,主演过同为律政庭审题材的《戈德曼审判》, 他辅助茹斯汀完成过两部电影剧本 (前一部是同样曾入围戛纳的《西比勒》) 。亚瑟、茹斯汀夫妻但两人定下约定,不会在餐桌上、子女面前等家庭时刻/情境下讨论剧本工作,《坠落的审判》后,茹斯汀也坦言两人近期不会再合作。尽管这部高分佳作并非以导演夫妻为人物原型,但如何在婚姻中平衡“工作与家庭”的困惑,却在电影内外彼此相通。除了迷雾重重的婚姻“玄案”,《坠落的审判》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主角桑德拉的女性形象。桑德拉从未在婚姻和家庭中迷失自我,即便家中轰响重金属音乐,她也能戴上耳机,迅速回到写作状态。在法庭上,面对对方律师的咄咄逼人,桑 德拉可以在双语转换中条分缕析、自证清白。这个强大的女性形象是以主演桑德拉·惠勒为人物原型,演员桑德拉正是茹斯汀拍摄这部电影的直接原因。气质独特、演技精湛的德国演员桑德拉,犹如凯特·布兰切特和于佩尔的结合体。2016年以一部极度考验演技的零配乐电影《托尼·厄德曼》一鸣惊人后,她在2023年迎来了自己的“表演大年”。这一年,她主演了《坠落的审判》及《利益区域》 (2024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) 这两部获奖佳作,诠释了两个反差极大的角色。《利益区域》除了桑德拉,片中还有一位在奥斯卡出尽风头的“演技派”,狗狗梅西。因在奥斯卡提名者派对上太过吸睛而被投诉的梅西,在奥斯卡之前,便已拿下戛纳的“狗狗金棕榈奖”。“狗狗金棕榈”是多位媒体人于2001年创立的戛纳非官方奖项,此前,《狗镇》 《艺术家》 《好莱坞往事》 等片中的狗狗都曾拿过此奖。回到电影本身,《坠落的审判》留给人最大的悬念即妻子是否无辜。主演桑德拉问过导演茹斯汀,“我应该怎么来演妻 子这个角色”,茹斯汀答道,“把她当成一个无辜者去演”。她不告诉演员这个人是否无辜,而是让演员自己去相信这个人无辜。这种看似“模糊”实则高明的处理,让坠亡真相更添吸引力,让观众对人性的认识更加具有纵深度。如此种种,都进一步让《坠落的审判》成为当代一部独特的“婚姻悬疑片”。一直以来,婚姻悬疑题材因结合了对亲密关系的剖析和对谜案线索的设计,而具有情感和戏剧的双重张力,影史中不乏相关佳作。远如英格丽·褒曼主演的《煤气灯下》 (1944) 撕开丈夫PUA妻子的无耻面目,近如大卫·芬奇导演的悬疑片《消失的爱人》 (2014) 抽丝剥茧地切开婚姻中彼此折磨的一面。《消失的爱人》值得一提的是,《消失的爱人》也是茹斯汀最爱的电影之一。茹斯汀偏爱婚姻题材影片,除了《消失的爱人》,伯格曼导演的《婚姻生活》、特吕弗导演的《情杀案中案》等都在她的推荐片单之中。《坠落的审判》中会否有这些作品的影子?亲密关系又被导演“剖析”到了哪种程度?近日来华路演的导演茹斯汀还提到,法国观众多认为女主角无罪,美国观众则认为其有罪,她很期待中国观众怎么看。有悬念的叙事、有深度的社会问题剖析,相信《坠落的审判》能带来一场关于人性、家庭、性别等种种议题的再讨论。这个周末,前往影院一探究竟吧。‍点击购票注: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,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。‍‍‍‍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